第438章 回忆那么伤(二)

    大笔趣小说网 www.dabiqu.com

    当然不甘心!

    就好比一个富可敌国的员外,看见一个同等身价的商人出则敲锣打鼓八抬大轿,入则三妻四妾绫罗绸缎,整日里不是跨马游街就是流连花间,而他却只能躲在地下室吃几块酸萝卜就糙米饭。伏魔府 www.fumofu.com

    换做你是他,你可愿意?

    更何况,那时候的王越也不过刚刚二十出头,正是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,又怎么能够忍得住把这一腔的热血和英名埋没?

    在座的袁绍、袁术都是枭雄之辈,赵云、皇甫灵儿都是大将之才,崔十娘、支娄迦谶也是一教护教宗主,而王黎更是手掌百万雄兵坐拥数州剑指天下的豪雄,如何不明白王越当时的心情?

    将心比心,纵使王黎因阿母的遭遇而对王越满腔愤恨,此时却也不忍再对他横加指责。除了感慨王越命运的多舛,众人同样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百年身。

    可惜,王越固然因诸多原因被先帝抛弃,不得不选择了另一条道路,可是如今的他和昔日的他还有可比之处吗?

    昔日的王越仗剑江湖,快意恩仇,飒沓流星,江湖中人闻之无不伸出大拇指暗叹一声好汉子。

    而今的王越却是人不人鬼不鬼,以一身登峰造极的剑术出没于诸侯之间,看似高贵,终究还是摆脱不了棋子的命运,甚至还要忍受来自于毗门教以及自己儿子的追杀。

    王越缓缓走到巨石前,轻轻一拔将长剑短刀抽出来,握在手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心中的块垒仿佛已经一吐而尽,脸上的不忿、不甘和屈辱同样一扫而光,神色也渐渐趋于淡然。

    “霍骠骑当年曾经说过:醉卧美人膝,醒掌天下权。不求连城璧,但求杀人剑。我命由我不由天,经过那件事之后,我便明白大丈夫立于天地间,除了要有杀人剑之外,也必须要有权。

    不管是兵权还是政权,只有将它们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,命运才不会任由他人操纵和摆布。于是,我挂印离开了皇宫,并改名王断,与自己的过去做一个彻底的了断,打算重新开启自己的另一段人生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王越顿了一

    顿,看向王黎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点点愧疚和温暖:“我知道你恨我,因我之故你自幼便没了阿翁,而你阿母也没有了当家人。

    她既当爹又当娘,含辛茹苦将你抚育成人,可谓是身兼双职辛苦至极。可是,那时

重生之工业首富 剑殇 我师兄都是清华中单 无敌收割系统 王爷你尾巴露出来了 

最新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