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再来

    笔神阁 www.bishen8.com细雪纷纷,悄悄从乌压压的天际往大地坠落。读书都 www.dushudu.com

    雪花从下夜时分开始飘起来,依然不是很大,尚且冻不着入睡的人们。然而,直至第二天清晨,地面好似铺了一层薄薄的面粉。积了一层府尹官邸里各处树梢枝头都挂满了雪团子,行人若是从下方经过时不小心撞着了,立时便会落得一身雪屑子。

    慈安堂里的主子们都还依着暖被香衾睡得很熟,外面院子里却已经有许多下人们在忙着清扫堆积在院内的雪,动作利落,行动迅敏,而且非常小心地没有发出嘈杂声来惊扰人们的好梦。

    他们分成了好几拨,一些人撑着长长的竹篙子,负责将屋檐树梢的雪团子挑落到地面;一些人拿着扫帚和簸箕,把地面上的雪堆装进大大的竹篓子里面去;别有一些人则用小推车把雪全部拉到了外边的大街上,再将其倒在大路边。

    倒完雪后,他们就拉着小推车往回赶,没发现路边站着两个府尹官邸的老熟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老熟人正是周节妇和红衣,黎府还没来得及给她们制作挡雪的毡披子,就出了周嘉佑这个事儿,因此她们现在身上穿着的都是自己以前的衣裳,不是新裳裙,也不太厚实,也抵御不了多少寒风和飞雪。

    她们俩便手挽着手躲在府尹官邸后门外头的回墙旁边,靠着墙头稍微挡一下雪。

    负责将官邸里面的雪往外倒的下人们,也冷得厉害,只想着赶紧完事,赶紧回去暖和暖和,没有多余的心思往回墙顶当头去瞧,这才没有看到周节妇她们。

    要说这么冷的天,又下了大半夜的雪,周节妇她们何苦一大早就往这边跑。

    此时府尹官邸里黎雀儿还在被窝里头睡得很香,就连前边的府衙大门那儿,都只有几个衙役守在门边打瞌睡,门前连行人都无一个。

    周节妇她们来得这么早,实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她们非要赶时间来这么早,而是她们今儿个早上从黎府后厨偷了一些炭火,顺道跟着运炭火的牛车出了府,站在外面路边也是无事可做,倒不如趁早到府尹官邸这里来探探情况,说不定还可以碰上出府去替黎雀儿买点心的孙妈妈。

    可惜她们俩在墙下边站得脚都快要麻了,毡披子上头的雪花掸了一层又一层,还不见里面有能主事的人出来,连先前愿意替她们传话的水柳都没见着人影儿,更别提孙妈妈和棠叶。

    红衣年纪虽轻,身子骨却比不得周节妇强壮,首先顶不住。

    她抖着冻得通红的手指头,拉了拉包在头上挡雪的薄披子,有些犹豫地向周节妇建议“夫人,天色尚早,不如我们先去给少爷他们弄一些早点,待会儿等天放晴了一些,再过来看看情况吧?”

    周节妇脸色顿时很难看,竟显出几分青色,不知是被冻得,还是被红衣的话给气得,总之她非常不开心,语气也很不好,“都在这儿站了老半天了,你突然要我们回去?谁知道我们转身要走的时候,黎雀儿她们会不会跑出来赏雪。你这性子倒是越发耐不得了,是不是想叫我做主,把许了人家了?”

    红衣自打跟了周俞华,哪里还敢想着外头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知道周节妇这是在借机撒气,毕竟任凭谁在雪地上站了这么久,脾气都不会太好。她也不敢出言反驳,就笑了笑又重新退开来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复又沉默着站了一会儿,里面出来倒雪的下人们已经过了好几趟,具体也不知是哪个时辰了,忽听得里面有一道拔高的女声响起来。其声欢快亮堂,显然不是做苦差事的下人,最起码是个能和主子

大学恋恋笔记本  
相关:楠竹征服全世界以后 养女成妃之红缠(gl) 快穿之打脸手札 骗婚 督主有令 
最新更新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