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血脉

    笔神阁 www.bishen8.com黎雀儿没有跑去兴秋阁向黎敬生告状。笔砚阁  m.biyange.com

    周节妇反倒带着她的四名儿女来到了宿溪院。

    她的三个女儿现在都住在黎府右侧的观岚居里,就在黎雀儿的宿溪院附近,两者相距不过半里来的路程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目前仍然跟着她一起住在兴秋阁中。黎敬生早已吩咐管家给她的儿子安排了一处单独的院子,她却不让自己的儿子搬过去,非要他留在兴秋阁里过夜。如此一来,他和黎敬生每天都朝夕相处,彼此之间的感情可以增进得更快。

    黎府上下的人都明白周节妇心里打得是什么如意算盘,但没有人点破此事。

    管家也还是照着府中嫡系正出的规矩,给她的三个女儿每个人都拨了一个贴身丫环,两个干粗使杂活的小丫环。至于她的儿子,除了三个丫环以外,还另拨了一个书僮和两个小厮给他。

    今日周节妇带着她的儿女们一起来宿溪院,后头跟着的丫环婆子就跟一串螺仔儿似的,多得数都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宿溪院的门前走廊站不下,孙妈妈只好让跟过来的丫环婆子们在内院的栏杆下面歇着。其余的小厮,则被挡在外院,不得入内。

    周节妇高高扬起面孔,两手揣在腹前,以诰命夫人一般地姿态站在走廊中间。

    她身形扁瘦,梅红色的大袖长裙完全撑不起来,头上戴的珠钗首饰又过多,本就令她的整体形象显得有些头重脚轻。此时再作出如同诰命夫人入宫朝见时那样庄重的姿势,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古怪不说,跟她之前和蔼可亲的样子也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站在花厅门槛旁边迎接的黎雀儿,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,并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孙妈妈和棠叶一干人等,分站在门外两旁,低头弯腰地对周节妇行了个福礼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夫人、四位公子小姐。”

    她们的声音很整齐,吐词也异常清晰,像是事前进行过训练那般。

    可她们对周节妇的四名儿女的称呼却很模糊。

    周节妇的贴身丫环红衣立即不满,她心里还记着先前孙妈妈和棠叶不准她进宿溪院内院的事情,这下子新仇加旧恨,正好一起还回来。

    “孙妈妈,你可算是黎府中当之无愧的老人了,怎么还跟个不懂事的小丫环一样。这家里的小主子们到底该如何称呼,你怕不是老糊涂,全都给忘了不成。哪有称自家少爷为公子的,还不快快改口,莫要叫人笑话!”

    孙妈妈悄悄撇了撇嘴,盯着自己鞋尖上的绣花面儿不作声。

    红衣仗着周节妇在这里,声音越发大了些“有你们这样欺侮主子的吗?这要是换作别家,准得逮着你上公堂,先用水火棍打你几棍子再说!”

    “红衣,不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周节妇轻声喝退红衣,回转身来走到孙妈妈面前,满面笑容地握住她的双手,又说“咱们初到黎府,大家都还有些生分。孙妈妈不认人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,语气非常温柔,脸上的笑容也很充足,与她刚刚摆出来的庄重姿态截然不同,不禁叫人迷惑,她究竟有几副面容,其中哪一副又是真的?

    “俞华,来,你过来见见孙妈妈她们,让她们好好记住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她朝自己的儿子招了招手,待他走过来几步,便牵着他的手,将他带到孙妈妈跟前,让他向宿溪院的所有下人们问好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全俞华虽然年纪不大,只有十五岁,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,但他的气度却很大,竟然真的鞠躬行礼,细声细

大学恋恋笔记本  
相关:摘星 反派他总想和我谈人生 [剑三]花哥的光合作用 极品妖孽小医仙 天道,不可违 
最新更新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