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轻浮

    笔神阁 www.bishen8.com依着黎雀儿心里的打算,要是孙妈妈不把事情和她说清楚,她就要一直站在门口不再往里挪动。读字阁 www.duzige.com非熬到孙妈妈妥协,答应将事情说出来为止。

    现在老太太亲自过来拉她,她不好使性子不理,更不敢挥开老人家的手。万一她用力不当不小心伤着了老太太,那可就糟了。而且,老太太要带她去前面大厅。去了前面大厅她就可以再次见到杜仲。若是没有愿意告诉她的话,她可以直接去问杜仲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她终于放弃守门,跟着老太太一起去了前面大厅里。

    大厅里桌椅台面俱已布置整齐,各色菜肴也已经上齐。

    杜仲一人面朝着大门方向坐在主位之上,旁边坐着黎敬生和黎康生两兄弟。先前以惊艳众人的姿态闯进大厅里面来的宁卓元,竟没有跟着入席,而是低着头站在杜仲身后,就跟寻常时候他随杜仲一起外出看诊时那般。

    老太太有些诧异,因为之前宁卓元一直在门外等着杜仲,并没有进屋里来。她老人家没怎么和宁卓元打过照面,也不知他是何许人敢,更不知他为何会在此处。

    她打量了一下宁卓元的姿态,又看了看杜仲的神情,猜想他们定是主仆关系,便没有出声询问,只对宁卓元笑了笑,而后就走过去坐到黎康生身边,又招手要黎雀儿也跟着坐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黎雀儿便坐在杜仲斜对面的位置。她原想找机会问一问杜仲,可是现在距离有些远也只好暂且作罢,等待会儿散席之时,再问也不迟。

    一顿气氛诡异的午膳便开始了,在场之人无一人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黎敬生本应向杜仲劝劝酒,顺道再称几声感谢。此刻他却只是低头吃菜,目光甚至还有游离,显然心不在焉地在考虑其他事情。黎康生的状况稍微比他好一些,虽不至于神游太虚,可也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老太太顿觉奇怪,便拿起茶杯,欲以茶代酒敬杜仲一杯来活络气氛。

    未曾想此时佟金雪却忽然开了口。佟金雪与杜仲并无来往,对黎敬生的事也不是很上心。之前杜仲第一次来府尹官邸的时候,她还曾经扬言要将其扫地出门。现在忽然开口,莫不是要对杜仲道个歉?

    可她并没有提及此前想将杜仲扫地出门的事,她好似已经全然忘记那回事,装作与杜仲没有半点过结的样子,亲自替杜仲倒了一杯酒。待杜仲喝了以后,她又似不经意地询问“不知杜神医今年多大岁数,家中父母可曾替你定下亲事?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不止杜仲怔住,黎敬生和黎康生兄弟俩更是抬起头来盯着她。

    而以往常常与闺阁中人谈论此种事情的老太太,也不解其意地侧过脸来看着佟金雪。她老人家细细瞅着佟金雪的神色,先是疑惑,接着便了然地收回视线,直望着对面的杜仲笑。

    杜仲不动声色地放下酒杯,既没有回答,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神情。

    佟金雪误以为杜仲没有听清她刚刚所问的问题,便偷偷和老太太对了一个眼色。她的意思很明显,是想请老太太接住话桩,继续向杜仲提问。当然提问的内容也是跟之前的问题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明白她的意思,就换了一种方式,再问了杜仲一遍。

    这一次杜仲依旧没有回答,但他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佟金雪顿感惋惜地轻叹一声,又转头对老太太摇了摇头。老太太和她是一个路上的,自然懂得她这又是叹息又是摇头的,代表的究竟是哪门子意思。而黎敬生和黎康生的人生经历在这里摆着,不用多久,也就会意其中的含义。

大学恋恋笔记本  
相关:师尊就爱吃软饭(穿书) 希腊神话之酒神弯了 人鱼领主 翎轻剑 抱住,大腿! 
最新更新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