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花烂漫不及你 6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杨依依赶忙接话,“难不成您认为这套演出服值得花掉这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杨依依大小姐不是在心疼自己的钱咯。”刘昕忆“嗤嗤”地笑了笑,“难不成你认为校庆节目不重要,不需要认真对待?”

    杨依依气得说不出话来,一旁的夏笙声也因刚才的话气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方洛发现情况不太对,赶忙出言劝阻:“刘昕忆,大家也都是同学,我们好好谈,不要那么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急就急了,不好好谈就不好好谈,关你什么事呢?”刘昕忆看都没看方洛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猪洛洛,大不了我们分成两组,我们买一套,她们买一套,两种舞服混搭,不见得会不好看。”杨依依转过头看向方洛,忽略掉刘昕忆快要瞪出来的眼珠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刘昕忆噎住了。这样下去,不仅没有坑到杨依依,自己还要赔些钱进去,得不偿失。可若是她出言反驳呢,又自相矛盾打了自己的脸。她肯定是不愿意低头的,但也不想拉着姐妹们一起砸钱,死活不同意杨依依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样一点都不好看!”

    “不行也必须行。这是最优方案,我是组织者,你在这种情况下有义务听我的。”杨依依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听你?组织谁不会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去问问班主任。让她来做主,如何?够不够公平?”

    越公平,刘昕忆越不能答应啊,可她再急,也找不到话语来有力回击。

    “哼,那就勉强听你的吧。”刘昕忆脸上很难看,“都买你选的丑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依依本就不是为了坑刘昕忆,立即接受了刘昕忆的妥协,不再提分组购买舞服的事了。

    _

    莫然坐在咖啡吧里,望着远处被刘昕忆刁难的三个女孩。

    这是依依最喜欢的咖啡吧,也是他最喜欢的咖啡吧。不论是从前,还是如今。

    依依没有错,他知道她是生气了,很生气,换成他他也会生气的,可她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听他解释呢?那是他的疏忽,但真的不是他的罪过啊。

    “莫然!”

    莫然转头,最好的哥们季椿向他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啦?”莫然诧异。

    “来接一个人啊。”季椿答得淡然。

    “接谁?”听起来似乎有点朦胧呢,莫然眼里抑制不住地闪着八卦之光,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方洛啦。”看见莫然误会了的眼神,季椿连忙补充,“她是我妈闺蜜的女儿,我妈和她闺蜜在一起逛街呢,她仗着我和方洛一个班,互相认识,让我替方洛妈妈来接她。这是在为她们逛街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莫然有一丝因为失去八卦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莫然,依依还是装作不认识你吗?”季椿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莫然不答,季椿明白。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让我告诉依依吧。真的,她不听你解释,我可以解释,不只是替你解释,是我也真的觉得自己对不起你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莫然叹气,“我还是想自己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季椿望着莫然黯淡的眼,很是内疚。

相关:皇后逆天斗苍穹 律师大少很傲娇:老公,早上好 回到都市当枭雄 天兵在1917 一刀无罪 
最新更新
语言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