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谅与否 2

    本来因为“莫然”下意识要打断季椿的杨依依,忽地就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我想先说一下真相。”季椿有点严肃,“我有天去了莫然家,看见他桌上摆了一张诗稿。我觉得写得很好,而且不到一个月就是莫然生日了,我想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杨依依的第六感一向很准,她隐隐觉得错的是自己。她立刻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于是我拍了照片,打成了电子版,发给了报社。不久,报社就刊登了这首诗。莫然生日那天,我兴冲冲地带着报刊去找了莫然,他听说了我帮他投稿的过程之后,立刻冲去了你家。”

    杨依依闭了眼,不愿再听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也不知道是这样的。他去了你家,还没开口说话,就被你甩来的报刊打中了脸。我在楼下都听见了你吼的话,我才知道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杨依依垂下了眼帘。她当初是怎么说的?她说,抄袭这样的卑鄙事你也做得出来?你别再来找我了莫然,你这样是一个哥哥该有的样子吗?以后,就当不认识!他要开口,她就把他推出了门,“哐当”一声,门害怕地剧烈颤抖着,她却感到十分痛快。

    “莫然不让我告诉你,他想自己说,但我太内疚,我必须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莫然不止一次想向她解释,她却从来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杨依依蹲下了身,捂住了脸。之前自己做得多狠,感到多痛快,现在就有多郁闷,多心疼,多自责。

    他“抄袭”或许是过分了,但似乎没必要“彻底决裂”。毕竟,他是那个一直对她那么好那么好的哥哥啊,这样的情分,她当初是怎么放得下的啊……

    “依依,真的对不起。我也很难过,你不要太……”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,女孩的肩膀就开始了抽动,季椿看见,女孩的指间,似乎有晶亮在闪烁。

    “依依,你……别哭了……”季椿很少看见杨依依哭,他有些慌乱无措。他想安抚杨依依,没想到她的眼泪变得愈加汹涌。

    路过的人纷纷侧目,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被人误解成早恋情侣吵架,还会惹人围观。季椿想把杨依依扶起来,杨依依却把手从脸上移开,推了季椿一把。

    杨依依的力气不小,季椿一连退后了两三步。季椿站定,还未开口,杨依依就急匆匆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方洛茫然地跑着。

    去妈妈那儿?肯定不行,她们会问季椿的事。去同学那儿?不行,他们会八卦她和季椿。

    她居然无处可去了。都是因为季椿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停下了脚步,低头望向了自己的脚尖。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助。

    无助……她方洛居然会无助。

    伴随着运动鞋擦过地面发出的轻响,一个人停在了方洛面前。

    “方洛。”

    方洛本能地抬头,是莫然。她不知道莫然为什么要来找她,或许是因为他和季椿关系很好吧。虽然她现在不想见任何和季椿有关系的人,但莫然的出现给了她强烈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方洛心头一酸。

相关:有凤来仪 落花辞 恶魔校草:甜吻拽丫头 回到都市当枭雄 厨妃有喜 
最新更新
语言选择